字幕网app免费下载

() 而对于周围那些仙人好似看傻子的眼神,师丝桐和洒迭淡定的无视了,只看着流墨墨他们五人飞入冥仙谷入口,师丝桐这才收回目光,然后脚下仙云咻的升起,却是毫不迟疑的就飞离了冥仙谷入口,倒是让那些原本侧目的仙人看的一怔;

这特喵的只送人进去,不在外面守着,是傻大胆还是没常识啊?!

不过,师丝桐和洒迭干脆利落的离开,让那些仙人惊讶无语之后,也把他们丢到了脑后,毕竟他们的人都进去冥仙谷,他们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关注着他们。

而师丝桐带着洒迭一路飞出很远,直到周围的仙人少了许多,基本没有人再关注着他们的时候,师丝桐的速度才放缓,然后神识一扫周围,然后拔高仙云高度,在临近上方冥仙黑雾的时候就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

下一刻,洒迭只抬了下手,一道强大仙力裹挟着自身气息直接飞卷入上方冥仙黑雾中,然后就见面前,一道光芒直接从冥仙黑雾中投了下来,在洒迭面前停滞,而后展开,清晰无比的显露出了流墨墨他们五人的身影;

“你确定不看?”师丝桐站在洒迭身旁,并不能看到她面前那用自身仙力和气息展开的投影,而在光幕展开后,洒迭侧头看了他一眼,只不由张口说道;

“暂时不用。”师丝桐回道,神色平静看着前方,焦距很散,并没有特定的在看什么;

“其实你不用这样啊,”洒迭闻言默了默才幽幽开口,

“你就是直接告诉他们也没什么啊,何必”

“汝不懂。”师丝桐敛眸开口,声音平静并不能听出什么,但洒迭却霍的转头看向他,憋了一下才又开口;

“要是他们知道你做这么蠢的事,他们也懂不了~!”洒迭明显有些恼怒的开口,师丝桐,没吭声,而洒迭一直盯着他,见他不吭声,顿了一会儿只又开口;

“我不信你没看出来刚才她们已经察觉到你的不对劲~!你”

眉眼弯弯美少女韩式麻花辫t恤短裙秀少女身材图片

“吾信她。”师丝桐神色坚定,倒是让洒迭突然失语,然后在沉默的看着光幕上行动的五人一会儿后,没有再去看师丝桐,只盯着光幕,非常不高兴的开口;

“值得么?即使你选定了确定了她来当师宗传人,但是她现在的程度,需要你调教引导的地方还很多,你真能放心?”

“吾信她。”然而,面对洒迭的问,师丝桐只再次给予了坚定且认真的回答;

“你信她有什么用?若她知道你把自己折腾崩溃了,让她没有了引导者,正式成为师宗传人的时间大大的延期,继承师宗更是遥遥无期;你就不担心她怨恨你??”

然而,师丝桐的坚定只换来了洒迭带着明显嘲讽意味的话语,而他对于她的话,眼皮微颤后,只沉默以对;

“即使你把我的事以及誓言转移到她身上,也设定了等她进了仙魔战场后,我也不用等她继承师宗后才能唤醒清清出来见我,但是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感激你的~!”洒迭冷然说道,

“无须。”师丝桐开口道,洒迭一噎,然后只愤然转过头,直接不想再搭理他了~!

对于洒迭的恼怒,师丝桐并没有在意,洒迭不吭声后,他也继续沉默着,再没有什么动静。

而在外面师丝桐沉默不语也不看光幕,洒迭则专注看着光幕的时候;

冥仙谷内,已经在里面好一会儿的五人却是没有丝毫头绪。

“这到底,这真是仙界吗??”流墨墨皱着眉,抬头看了看上方纯黑的天空,那她终于分辨出,分明是混杂了仙气和魔气,飘荡迷茫的虚幻黑色雾气,不虞说道;

“仙气和魔气共存,怕是只有冥仙才能使用。”陌路离殇神色不太好的说道;

毕竟这种混杂的气息,对于他们来说,那感觉就像是搀和了沙子的米,看着就不对劲,而且吃也吃不下去,不仅会崩牙,肚子也没法儿装~!

“仙晶都够么身上?”然后下一刻,流墨墨只看了一下几人开口问道;

“够。”琴瑟色点点头,雪如楼没吭声,他身上有多少仙晶流墨墨很清楚;

而陌星子舅甥俩慢了一步也表示自己身上仙晶并不少,足够用后,流墨墨这才收回目光,然后只看向前方;

“够用就行,注意保持自身的清醒。”

“嗯?!保持清醒?!!”流墨墨的话让几人都是一惊,下意识的惊疑开口,但是流墨墨已经停下了话题,并没有回答解释的意思,让几人都不由看着她;

“保持清醒是什么意思??”而陌星子舅甥不好得追问,琴瑟色并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一句传音甩了过去;

“字面意思,我们在修真界时曾与冥界的生命有过接触,冥仙谷里这么明显的混杂气息,还有这完不是仙界风格的环境,别说是冥仙谷,就是说我们到了冥界我都信了~!”

流墨墨给琴瑟色简单的说明了一下

,琴瑟色闻言不由一怔,惊疑不定的传音追问;

“冥界就是这个样子??”

“我怎么知道,不过至少仙界不是这样的;好了,不扯这个了,还是先研究一下接下来怎么走吧。”流墨墨无语看她,然后传音过去后就皱眉再次看向周围;

他们五人现在正站在一大丛高度到他们大腿位置,黑色宽叶的大片植物面前;满目都是这种黑色宽叶草,尽头在远处已然成了一条颜色稍微浅一点儿的细线。

这种黑色宽叶草五人都不认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见识它的威力;

因为之前,这附近可并不止是有着他们,还有着至少七八名的仙人;

而在他们都感觉不好,没有贸然继续前行的时候,那些分成两个小团体的仙人们却是直接就往前走去;

然后下一刻,不管是从上空飞过去的,还是直接从这大片的黑色宽叶草中穿过的,最后都以杯具收场~!且画面那是相当具有冲击性的~!

毕竟,不管是直接在天空中被一道道黑影袭击,然后化成漫天血肉和碎骨的一群仙人;还是从地面过去,别说血肉碎骨,直接整个人就被那些宽叶草捆成粽子拖入地下成了肥料~!

是以,在亲眼看到那两群仙人的凄惨死状后,本就觉得不对劲而停步的五人,只生生被堵在了这里。

“不如绕过去?”琴瑟色皱眉突然说道了一句,流墨墨转头看了一眼连边缘都看不见的黑色‘地毯’,然后只回过头看向琴瑟色;

“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没有。”琴瑟色摇头道,绕过去根本做不到,并没有继续的意义;

“那能怎么办?就我们看到被弄死的就有那些个,他们有两个都是半步金仙了,竟然毫无抵抗之力就死了,我们要是上去,估计也是分分钟的事儿。”

流墨墨烦躁说道,一旁一直沉默的陌星子舅甥盯着前方没吭声,而流墨墨在烦躁吐槽后,一旁同样无奈的雪如楼能做的只是安抚她,让她不至于把自己给郁闷死;

“其实,可以先尝试一下啊;”而安抚一会儿,感觉到流墨墨那烦躁的情绪消散不少,雪如楼只突然开口说道,让几人都不由诧异看向他;

“我们确实是亲眼看到那些仙人死了,但是”流墨墨隐约明白了雪如楼说这话的意思,眼见为实,但是有时候也不能太过相信自己的眼睛;

毕竟,能欺骗眼睛的能力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在经过被那两群仙人那干脆利落且人的死法的震惊,在冷静下来后,疑点也出现了;

即使是流墨墨他们这种第一次来冥仙谷的,在看到这片数量惊人的黑色宽叶草后都生出疑惑,并没有,也不会贸然的就冲进去;

但是,那些仙人当时竟是毫不犹豫的进去了,这明显就有问题了;

而在脑子冷静后,疑点浮了上来,原本的困局已然不同了;

雪如楼提出这一点后,几人再看那些黑色宽叶草都若有所思起来,然后下一刻,流墨墨突然一甩手;

一根鲜红而虚幻的血色长鞭直接从她指尖甩出,直接卷住了面前那距离他们最近的一丛黑色宽叶草,然后她只一收手,那一大丛黑色宽叶草直接被拽出了泥土,刷的就被带着飞了回来,然后在即将落下时,那卷着它的血红长鞭直接溃散,只变成了一个淡红色的气泡包裹住整个植株,飘落到了几人面前;

“并没有攻击力。”而在近距离隔着淡红气泡仔细观察一番后,流墨墨只神色怪异的开口说道;

而在确定没有攻击力后,流墨墨只伸手直接探进淡红气泡里,一旁雪如楼阻止不及,只立即站到她身旁,紧盯着她伸进去的手;

“连灵性都没有,只确定里面蕴含巨量的仙魔混合能量,没什么特别的。”

而后流墨墨迅速亲手检查一番后,只疑惑的挥手解除淡红气泡,同时把被她折了好几片叶子的一大簇黑色宽叶草丢回了前方的大片黑色中;

“那之前那些个死的那么惨的仙人是怎么回事??”

经过流墨墨亲手检查后确定没有任何特别的黑色宽叶草,让几人愈发不解了起来之前那亲眼所见的一幕的什么情况;

而亲手触及过的流墨墨并没有吭声,只摩挲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然后只挥手,然后一串石子咻的从泥土里飞出,然后仿佛被无形大力打到,瞬间就飞射了出去,一副要横穿植物带的姿态;

然而那串石子并没有飞多久就突然消失了,然后流墨墨只露出一脸恍然;

“果然被他们坑了~!”流墨墨磨牙说道,几人都疑惑不解的看向她;

“之前那些仙人都没死~!前面的植物带中段那儿会自动传送,他们是被传送走了,我们看到的他们被那种植物碎尸杀死的画面,就是他们故意留下吓唬我们的~!这些混蛋~!还真让他们的诡计得逞了,耽误了我们这么半天~!”

流墨墨愤怒说道,几人都是恍然,而除了愤然之外,更多的却是哭笑不得;

明明都是天仙级别的,怎么会用这种低级的手段,要是他们当时就过去查看,那些仙人留下的画面那就是个笑话~!

但是,现在看来真被忽悠了中招了的他们成了笑话了;

当然,让五人都糟心不已的是,他们被忽悠的丢人事儿,肯定师丝桐和洒迭都看到了~!要是有哪个好奇或者心怀不轨盯着他们的金仙,估计那也是要笑死个人的~!

“走吧,先进去。”而即使知道肯定被别人看了热闹,指不定别人看着他们都笑成了狗,但他们特做不了什么,就是想的多了更加闹心的也是他们;

于是,流墨墨只拉着小脸直接就往前走去,一旁雪如楼迅速跟上,琴瑟色和陌星子舅甥俩只慢了他们两步跟在后面;

一行人穿行在黑色宽叶草丛中,走了没多会儿就感觉到了前面随着他们靠近突然出现且清晰透出浓烈空间气息,然后下一瞬,一道光门突兀出现,让几人脚步微顿,然后只继续往前走,鱼贯走进了光门之中;

而随着他们部进入,那光门只立即消失,空间气息也丝毫不存,就好像刚刚这里并没有出现过任何东西一般。

而在光门消失的时候,另一边,踏入光门的几人,在踏出光门后,他们身后的光门同样消失不见,不过他们并没有在意这一点,只一脸惊讶的看向周围;

没想到传送出来后看到的,却是画风截然不同的景色~!

若是说之前在外面,黑色的天空,黑色的植物,黑色的泥土,还有充斥满满的仙魔混杂气息的能量是相当糟心的;

那么进来这里后,干净整洁的石板地面,精致漂亮的楼台亭阁,还有一汪清澈见底,里面有着一大群锦鲤和零星点缀其中,盛开灿烂的白荷的水池,以及非常明显,感觉非常棒的纯净仙气~!

这特喵的,是什么情况啊?这到底是哪儿啊??

流墨墨神色惊疑不定的打量着周围,身旁还牵着雪如楼,然而下一刻她却突然发现了哪里不太对,只惊疑扭头,然后脸色就变了;

“琴瑟色他们呢?!刚刚还在的~!”